繁体版 简体版
158TXT > 其他 > 快穿: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 > 第162章小妖尊的心尖宠(19)

恩情?

夜独没这个资格吧。

灵莯有点嫌弃,但没说出来。

“你心心念念的人,不就是夜独,我帮你寻得这个机会。”

珺药有点讽刺说着,“你不是喜欢嘛,为了他不顾一切去找随之郡主,死之前也不认罪。”

这些都是他这段时间调查出来的, 他还发现一个惊天秘密。

灵莯是灵族的人,灵族隐世起来,不问世事,将灵莯丢弃。

灵莯若是想回去,必须强大才可以,灵族不欢迎实力弱的人, 那边是真正的弱肉强食,哪怕有父母护着, 也不一定一生无忧。

“珺药, 多谢。”

她满眼失落,很难受,没有实力就任人宰割。

伤势可能一辈子无法恢复。

系统那边断了联系,手链里面的丹药她取不出来,法力也被限制。

被拔了牙的老虎,虎落平阳。

珺药看出灵莯的悲伤,开口说着。

“你是除妖师,日后少来妖族,妖族的凛尊主,也就是我的舅舅,他不喜欢除妖师,他会除妖师恨之入骨,你若来妖族被他逮到,你的下场比现在还惨。”

提起凛尊主,灵莯目光阴狠,咬牙切齿。

若有一线机会,她势必将这一次的耻辱百倍偿还!

“你别这样, 伤你的是另一个人, 我舅舅只是说了一两句,动手的可不是他。”

怕灵莯误会,便开口解释着。

“不管怎么样,我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她的灵力溃散严重,恢复起来太慢了,必须借助上好的药材赌一把。

“妖族的势力日渐强大,人族那边还在内斗,输是肯定的,你若信我,在人族苟且偷生十年,等我回去,我护你一生无忧。”

“此时,就这样放下吧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,你只是一个人。”

灵莯当前的情况不太好,回去以后,必须有一个势力可以保护她。

皇族是再好不过的选择, 以救命之恩涌泉相报来由, 她会好起来的。

珺药将灵莯送走了,临走之前,派自己的灵兽跟随其后。

……

皇族。

她用易容改变了容颜,以莯灵分身份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编造了一个谎言,为了救夜独,她九死一生,被废掉修为,泯然众人矣。

皇族碍于面子,赏赐她无数珠宝,还有名誉,让她在皇城得到重视,不少人在当下不敢轻易动手,一个个阿谀奉承上门来见。

皇城丞相府。

丞相找了一个院子让灵莯暂时居住,等那边的府邸修建完成。

派来不少奴才伺候他,而夜独至今昏迷不醒。

珺药的灵兽很显眼,在院子一站,不少奴才被吓的战战兢兢。

灵兽的原形是白虎,是它驮着两个人招摇回皇城,不少百姓历历在目。

“来人。”

走进来奴婢,低眉顺眼问着灵莯。

“莯小姐,有什么吩咐。”

“帮我找这些药材回来。”

她目光示意桌子上的药材。

她的左手逐渐恢复,可以动弹,但每一动一下,如同针刺一样,剧痛无比。

“这些药材,务必让丞相找到,我有把握救夜独公子。”

不这样说,丞相不会上心。

丞相他找了好几个炼药师,都束手无策,当下只能信自己。

她以试药为借口,先救自己。

……

奴婢拿了出去,第一时间找管家说明此事。

管家看了看药方,觉得古怪。

上面的这些药材,价值不菲就算了,还剧毒无比。

他见多识广,还是头一次见这种药方,这哪是救人,这根本是毒死人。

“下去吧。”

“是,管家。”

管家带着药方去书法找丞相。

丞相刚好从书房走出来,板着脸,一脸严肃,这几天都心情也不太好。

“丞相大人,这是那女人写的药方,说此药方可以救公子,奴才找好几个炼药师看过,这根本不是救人的,是害人的。”

“找起来容易不。”丞相沉思许久,才缓缓说道。

“不太容易,不过可以找全。”

“先找,让她写下生死状,若是救不活我儿,本丞相要让她血债血偿。”

他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,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。

小儿的呼吸越来越微弱,不少炼药师都说活不了几天,他一天赶走七八个庸医。

“丞相,那女人说不定是害公子,不多考虑一下。”

“去找吧。”

他整天为了儿子的事情忙前忙后,可是一点用也没有,反而更严重起来。

一帮庸医,一个个让他早日准备后事。

“丞相,随之郡主来了。”

“随之?”

“对,带来不少的药材,还有名医在后院那边等丞相。”

“快去迎接,怎么没人和本丞相说此事。”

随之郡主是最受宠的人,她的天赋也是皇城最好的,可惜后来被人夺走,有再生之力,可再怎么样也无法回到之前的巅峰。

儿子夜独与随之郎才女貌,青梅竹马,两个人如果在一起,日后不管谁继承那个位置,都不会威胁到夜独的生命安全。

后院。

随之一袭华贵衣服,身后有不少奴仆跟着,每一个人手上都端着东西。

她坐在凉亭,望着湖里的鱼等人。

“丞相。”

她与丞相一直很生分,之前她以普通人的名义与夜独交往,丞相警告过她无数次,还派人教训自己,这些事她可记着呢。

“随之郡主远道而来,辛苦了。”

“这些奉承的话,别说了,丞相若真想感谢本郡主,带本郡主去见夜独这些都是大陆有名的神医,我拜托师父请来的。”

随之站起来说着,夜独那边,有不少人把守,她进不去,只能等这人带自己过去。

“随之郡主,此事劳烦你了……之前的事情,多有打扰……”

“事不宜迟,带本郡主过去吧,之前的事,本郡主不想再提,望丞相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。”她高高在上说着,没有将丞相放在眼里。

丞相今时不同往日,他的权利被架空了不少人,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丞相,不少人早断了丞相府的来往,去投奔其他人。

……

屋子。

夜独昏迷不醒,身边有不少人照顾着。

“神医,劳烦各位了。”

随之双手抱拳拜托着,许诺他们金银珠宝。

“郡主的事,便是我们的事,何必客气,让在下看一下公子的情况。”

此人上前,把脉着,由刚开始的胸有成竹到现在一脸愁眉。

“公子这是去什么地方了?脉象如此乱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